papi酱被杀死了?不!她只是找到了新的赚钱方式
分类:时事新闻 热度:

 

1493047324-1608-231142a1a7f3e120170424074104

  几十把椅子,一张长方形的主席台,4位主角,20几家媒体,papi酱的2200万的捐赠仪式在东棉花胡同39号的中央戏剧学院里一个不起眼的小房间简单的举行着。而去年的同一天,主角同为papi酱的广告拍卖会却是在北京丽思卡尔顿酒店的宴会厅里举行。8000元一张的门票,100万元的保证金,2200万的成交价,在罗辑思维罗振宇策划下,真格基金徐小平号召、紫牛基金张泉灵站台、中国非第一拍卖师李永红撑场和无数媒体、企业的追捧下,让这场被称为“中国新媒体史上第一拍”的招标会盛极一时,也让当时的papi酱风头无二。

  此后的一年,papi酱风波不断,在经过内容下架整改、罗辑思维撤资、流量下滑、公司重组后,站在网红和短视频领域金字塔顶尖的papi酱是否还能俾睨众生?短视频/网红如何才能保持持续高水准的内容创作能力?PapiTube是一个成熟的商业模式和可持续的变现渠道吗?公司架构重组后,是否意味着网红Papi酱要走明星化的道路?网易科技通过回顾papi酱这一年的几个重要节点来试图解开这些问题。

  从价值1200万的蜜月期,到与罗辑思维分手

  事情还要从最初说起。

  2016年,短视频兴起。papi酱的短视频用贴近大众的场景,风趣幽默的段子、引发大众共鸣的吐槽和凌厉的剪辑进行了病毒式的传播。这恐怕是12年前孤身一人北上求学的姜逸磊怎么也不会想到的事情。

  2016年3月,真格基金、罗辑思维、光源资本和星图资本共同宣布向papi酱分别投资500万、500万、100万和100万共计1200万融资。而此时,papi酱团队的估值也达到3亿。这笔融资像一声枚“炸弹”,炸醒了每一个关注着 “内容创业”、“网红经济” 的人。

  融资后, papi酱和她的合伙人杨铭注册了3家公司,徐州春雨听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春雨听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及霍尔果斯春雨听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其中,北京春雨听雷公司由徐州春雨听雷公司控股。这也就是罗辑思维作为投资人的运营实体。

  4月22日,papi酱势头正旺,罗辑思维特此为其策划了贴片广告拍卖,但这也几乎成为papi酱事业的分水岭。

  这是一场带着争议的拍卖,过度的曝光、极度的张扬、极速涌入的资本让papi酱遭遇到从没有过的质疑,但也吸引了大众的目光和流量,真正站在互联网的世界里站稳了脚跟。

  罗振宇曾在节目中表示,“papi酱不会一直红下去,正是因为“会不红”是必然,所以要现在收取未来收益。”

  于是仅5个月后,罗辑思维就退出投资。北京春雨听雷于7月经历了股权变更,变更后,罗辑思维(北京思维造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撤资北京春雨听雷,而在春雨听雷的股东一栏中早已去掉了北京思维造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名字。

  这场由利益开始的合作,最终也因为利益分道扬镳,真格基金接手了罗辑思维所持papi酱全部股份,持股比例达到10%。

  互联网分析人士康国平认为,表面上看,papi酱和罗辑思维分手是因为罗辑思维要退出所有投资,专心做自己的事情。其背后因素还是因为内容创业,纯IP和头部内容的制造,网红的炒作,其风险和收益不成比例,是一个短期的不稳定的生意。而做一个类似于“得到”、“分答”这样的“内容平台”,是一个长期而稳定的靠谱的生意。

  虽然逻辑思维的撤资给Papi酱带来了短暂的质疑,但Papi酱依然过的不错,此后她不断尝试新的变现渠道和新的商业模式。

  谁“杀死了”papi酱?

  江郎才尽是大部分内容输出者的宿命。早前时期,紫牛基金合伙人张泉灵就曾公开表示,“网红存在一定的生命周期,投资需谨慎。”

  芒果文创基金执行董事李哲曾在接受新榜采访中表示出了对papi酱的顾虑,“从投资人的视角来看,papi酱这样一个视频自媒体项目,我很担心她是否能持续生产内容。”

  这个道理罗振宇早就懂得。这也不难明白,罗辑思维在一次性透支掉papi酱的商业价值,“落袋为安”后,选择分道扬镳。而后期papi酱的发展也似乎印证了这一点。

上一篇:初级运营与高级运营的区别:只要一招,快速提升运营效果 下一篇:女大学生做主播打清纯牌 挣足200万深圳买房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