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收藏为何在游戏世界里制造“伪娘”?可能有
分类:时事新闻 热度:

  虎嗅注:本文转自“触乐网”(chuappgame),作者:DLS_MWZZ。虎嗅获得授权转载。

  作为科技进步的产物,电子游戏世界及其所属的亚文化领域,先天具备更加开放和新潮的思想,拥有现实社会所不及的包容性,因此也更容易出现前端、边缘的事物,比如男扮女装的“伪娘”。

  “伪娘”这一元素其实出现得很早。比如在日本动画领域,就有80后的童年回忆、《太空堡垒》第三部的歌“姬”兰斯,以及《逮捕令》墨东署里人见人爱的“女”警葵双叶。上世纪末推出的老牌恋爱战略游戏“樱花大战”系列中,蔷薇组的丘菊之丞就是一位穿着女式陆军制服的可爱男孩子。

  年代较早的“伪娘”动画角色

  丘菊之丞的设定图中,可以看到他穿着类似副司令的女性制服

  然而在当时的商业作品中,“伪娘”元素更多只是厂商的噱头,甚至带有故意制造笑点或冲突的不尊重倾向。直到2005年的《少女爱上姐姐》(処女はお姉さまに恋してる)将长期处于二三线配角的“伪娘”推上主角宝座,业界才逐渐掀起一阵“伪娘”风潮,亚文化领域开始有了强烈的去性别化、中性化的趋势,连《铁拳》这样的老牌系列,也推出了性别模糊的角色里欧(LEO)。

  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现在,越来越多作品为"男子着女装"做出自己的注解,这也是本文的成因。需要说明的是,本文探讨的“伪娘”范围,特指生理性别本为男性,但需要穿着女装的角色,不同于双性别和无性别——双性别俗称“扶他”,比如《尼尔》系列的Kaine,无性别则类似《三国无双》里的张郃,至少他自认哪边儿都不算。

  如今已深入现实生活的中性化元素

  为打破性别认知壁垒

  作为近年伪娘风潮的源头,《少女爱上姐姐》的男主角宫小路瑞穗,因为故去爷爷的遗愿而不得不进入女子高校就读。即便作为18禁游戏,但在看似虎入羊群、充满噱头的荒谬设定之下,游戏仍通过各种细节,展现了由性别差异构筑的认知壁垒,并让瑞穗从坚定的男性身份出发,对这些壁垒进行质疑、探讨乃至颠覆。尤其2006年提纯后的全年龄TV版,更是以此立意。

  加深对男女有别的认识,才能对击碎偏见更有发言权

  客观地说,人和人之间因为接触的信息不同,对事物会有不同的认知。而各自信息的不对等,往往容易造成误读,进而导致偏见、对立。至于性别差异,更是先天且极难消除的,男性与女性尽管共同生存在客观相似的世界里,但他们主观上的观念仍旧天差地别。

  《少女爱上姐姐》通过“变装”这一较为激进的方式,让宫小路瑞穗打破了男性对两性问题刻板、自负、避讳的立场,转而积极地深入女性世界。许多语言、文字难以传达的部分,比如社会束缚女性的礼节用语、夏天热死人的胸衣,对这些现象的理解和探讨,通过瑞穗穿女装的感受更直观地传递了出来。

  “总觉得回归男人的道路更远了。”——宫小路瑞穗假装生理期逃课后的自嘲

  为他人牺牲奉献

  目前世界上的大部分影视动漫和文学作品中,即便是设定在幻想世界,一般仍旧延续了现实中的父系社会形式,这种形式下男性对自身性别的认知较高,容易形成强烈的自尊或荣誉感。有些作品便会让这些男性角色因情势所逼而穿上女装,将之视为一种男性视角下的“牺牲”或“奉献”。这类“牺牲”的缘由,往往无关着装者的自身利益,多是为他人提供帮助,算是一种塑造角色正面品质的手法。

  在游戏世界,前有《最终幻想7》的克劳德舍身变装救蒂法,后有《空之轨迹FC》的约修亚化身“公主”替补学院祭演出,都是为了伙伴、为了大局而“舍身取义”。穿上身的女装只是另一种意味的战斗服,和“只有你能驾驶”的巨大紫色机器人没什么不同——比起流血牺牲,身外装束的“羞耻感”,只是虚无的自我念想罢了。

  看什么看,没见过女孩子嘛……

  基于类似原因而出现的伪娘也是有的,比如《命运:冠位指定》中人气颇高的阿福,他就是为了挽救失恋而发狂的好友罗兰,才淡定地穿上女装常伴左右,简直是教科书级的好基友。有意思的是,伪娘“变身”后强大的女性魅力,总会让某位“原装”女性遭受灵魂拷问,比如上面提到的《空之轨迹FC》中,野蛮女友艾斯蒂尔就被约修亚的公主装扮冲击到不得不重新思考人生。

  本人并不喜欢的约修亚学院祭特化型黑牙作战服

  为了爱情

  男性与女性客观存在的差异,比如性征,是判断性别的依据。如果过分本末倒置,因为生理差异而用一些标签去界定人群,比如男人必须怎样,女人必须怎样,那就欠妥了。

  在《不思议游戏》这款漫改游戏中,女装的柳宿非常抢眼。他在女性向游戏里和女主抢男人,那句对女主经典的质问,“你甚至没我漂亮凭什么喜欢他”,想必撼动过不少玩家的心。他的质问其实也带出了作者的态度——女性虽然常需打扮,却绝非人形玩偶,靓丽的外表决定不了、代表不了任何事,也不能作为片面的判据。

  “但他是个男的”

  著名“好船”游戏《日在校园》的续篇《Cross Days》,干脆用更加凶残的方式鞭笞玩家的灵魂——游戏的“男”主角足利勇气,除了可以像其他“黄油”那样攻略各位女主角,还能穿女装攻略各种男性角色,达成BL路线,可攻略对象包括《日在校园》的男主伊藤诚。这已不是“大胆”之类干瘪的词语所能形容的了。

  “是男的又如何”

  虽然初衷未必如此,但《Cross Days》在本该丰乳肥臀的男性向游戏中,用露骨的18禁内容对性别差异的探讨有了一些意外的拓展。

  为生存所迫

  有些时候,女装只是寄居蟹背后的螺壳,是为了生存而套上的护甲。

  《罪恶装备》里人气颇高的Bridget是个骗了不少人的可爱男孩子,虽然看上去阳光明媚,但人家穿上女装的缘由却并不喜人——由于他生活的村子里存在“男性双胞胎会带来不幸”的迷信,双亲把Bridget当作女孩抚养,以此来骗过当地人。这种情况下的女装,就像现实中战乱地区的女性穿上男装,是一种被迫的自保。

  可爱的男孩子

  类似情况也发生在《薄樱鬼》女主角的哥哥南云熏身上。虽然也是命运使然的生活所迫,不过作为反派的南云熏穿上女装,更多的是为通过外在形态展现命运多舛所造就的扭曲性格,在女性本就更加危险的乱世中还要扮作女孩卖艺求生,这种阅历还是不要有比较好。

  教训妹夫的手段不一定用刀

  为了自我认同

  除了上面这些过于戏剧化的情境,还有一种更可能在我们身边出现的“伪娘”,就是当事人有“性别认同障碍”(disorder of gender identity),主要表现是对自我的性别认识与实际的生理性别相异。男人身体女人心,穿上女装是让他们感觉更好的重要一步。

  《命运石之门》中令不少玩家揪心的巫女漆原琉华,便有较为典型的性别认同障碍。故事中,漆原本就长着一张女性面容,并且坚持换上包括泳衣在内的女性服装,以此来消解内心成为女性的渴望与现实的冲突。此外,他对男主冈部持有女性情感,甚至在游戏世界观的支持下,一度获得了真正的女儿身以及与冈部走到一起的机会。故事临近结尾,他以纯女性立场对冈部进行的真情告白令人难忘。

  爱好是做饭、洗衣、扫除的勤劳巫“女”

  相对而言,《弹丸论破》的不二咲千寻“病情”就没那么严重,只是由于性格上的懦弱而以女装示人,算是一种小动物的生存伪装。在后续故事中,不二咲千寻本人亲手创造了代表自己个人存在的人工智能Alter Ego,可以视为他脱离了肉体性别束缚的象征。

  只可惜如今他却主要被拿来揶揄“女装敲代码更佳”

  因实际性别无关紧要

  现今ACG作品中角色的中性化倾向,很多程度上源于商业战场的法则——为了讨取两性双方喜爱而故意弱化性别,但有时也会用在一些性格鲜明的角色上,体现其男女通杀的绝对魅力。这种手法在ACG历史上以男装丽人作为包装的情况较多,但也不乏一些以女相示人的男性角色。

  《五星物语》里的天照大神,虽然出生时身份是“儿子”,多以男性身份出现,但因为神并不被性别束缚,也毫不在意展示自己女性化的一面,甚至偶尔还会拿女相捉弄人开玩笑——因为神就是神,无关性别,天然就能征服所有人的心。

  神就是神,迷人不需要解释

  《刀剑神域》的主角桐谷和人在第二部《幽灵子弹篇》中以极似女性的形象出场,因此得以接触到有“异性恐惧症”的女主角朝田诗乃。因为《刀剑神域》是以虚拟的网游世界为舞台,桐人这段“女装”情节展示了网游里假扮异性以及性别歧视的日常情节,彰显主角“男女通吃”的魅力也显得顺理成章。

  结语

  在游戏作品中淡化性别差异,是社会开放、宽容度增大的一种直接体现。如今的现实社会,虽然可能还与理想中的虚拟世界有一定差距,不是所有人都能平静地接受“伪娘”的登场,但“伪娘”的出现及存续满足了一部分人群的喜好与诉求,自有它存在的理由。通过以上的“伪娘”形象,也可以让男性受众能够换位思考,理解差异巨大的女性世界。

  没有贴《女装山脉》是因为作者觉得车万过气了

标签:ACGapp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上一篇:拖后腿没?互联网人年薪19万,要求对象颜值高、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